未必成为专业队员,但绝不会离开冰球

北京“学生军”的冰球态度 | 未必成为专业队员,但绝不会离开冰球

2018-05-17 19:47来源:冰球家冰球

原标题:北京“学生军”的冰球态度 | 未必成为专业队员,但绝不会离开冰球

为了参加全国冰球锦标赛男子冰球B组比赛,16岁的朱启彰向学校请了两天假。全国冰球锦标赛作为国内最高水平冰球赛事,今年首次设立B组比赛。东道主北京,派出了以U18(18岁以下)梯队为主要阵容的北京二队,朱启彰是其中一员。

北京冰球队目前拥有男子U18、U15、U12和“小女冰”四支梯队,全部球员都是在校学生,利用业余时间集中训练。这种后备人才培养模式与国际接轨,也是绝对大多数职业球员青少年时期的成长之路。“冰球是永远的爱好。我打球,不是一定要靠它怎么样,但我一定不会离开冰球。”此次参赛的队长赫连翊洲说。

北京二队(黑色队服)15号、队长赫连翊洲特意从美国波士顿赶回来,就为了代表北京打比赛

代表家乡参赛,非常有意义

全国冰球锦标赛B组比赛的水平相对于A组较低,吸引了不少业余球队报名。在15日的首轮小组赛中,北京二队主场扬威,以23比0大胜佳木斯二队。5月16日晚,尽管北京二队不敌由专业队退役选手领衔的广东深圳队,但孩子们的表现依然得到了对手的充分认可。

据北京男子U18冰球队领队李会斌介绍,该队本次有14人报名参赛,“因为这是全锦赛首设B组赛事,大家谁也不知道谁是什么水平,而且退役球员、外籍球员都可以参加,所以北京二队作为年轻队伍,还是以锻炼为主。”其实,北京冰球在全国U18赛场取得过不少佳绩,曾勇夺该年龄段全国锦标赛冠军,还有不少球员入选过国少队。“不过,U18全锦赛从上个赛季起停办了。孩子们没有比赛打,(只是训练)比较枯燥,所以这次全锦赛就组队报名了。”李会斌说。

对于这支“学生军”来说,冰球只是爱好。而作为业余选手,能够身披北京队战袍为家乡而战,令孩子们备感荣耀。“成绩不重要,但上场就要拼尽全力,因为胸前印着‘北京’俩字儿。”朱启彰说。留学美国多年的赫连翊洲,则是特意从波士顿赶回来参赛的。“可能飘在外面的孩子更依恋乡土吧,一下飞机,感觉空气的味道都很亲切。”因期末考试错过了上周A组比赛的他,坚决要参加B组比赛,“因为代表北京打球对我来说非常有意义。”

面对冰坛“老炮”组成的广东深圳队,北京二队毫无惧色

选拔梯队储备人才

今年20岁的赫连翊洲小学毕业便远走他乡,和年龄相仿的北京冰球第一批“留学生”宋安东、英如镝是老朋友。“他们那拨孩子,上中学后打球的人越来越少,比赛组织不起来,球员无法进步。”李会斌坦承,彼时北京冰球的发展环境并不理想,造成了一定人才流失,“很多人放弃了,而想继续打球就得出国。”

如今则完全不同。2016年,北京成立冰球专业队后,北京市冰球运动协会着眼于人才储备和项目推广,开始进行青少年梯队建设。协会于每年夏天面向社会公开选拔小球员,组队后则在高水平教练的指导下定期集训。“例如U18队共有29人,其中在北京上学的20人每周五晚训练。主教练来自捷克高水平俱乐部,曾率捷克U18国家队夺得该年龄组世锦赛铜牌。”李会斌认为,梯队的建立为孩子们带来了方向,“如果想在北京继续打球,咱有自己的队伍。”

朱启彰便是在14岁时作为首批成员入选北京U15梯队,随后又入选了U18队。由于学校没有冰球队,梯队成立之前,他每年只能参加一项正式比赛,即北京市青少年俱乐部联赛。“进入梯队后,比赛机会比较多,还能代表北京与外国同龄人交流、比赛,锻炼价值非常大。”朱启彰说,“而且穿上‘京字号’球衣,归属感很强。”赫连翊洲也看到了环境的进步和小兄弟们的成长,“北京冰球的发展越来越系统,资源投入也更大。这两年他们确实提高很快。”

比赛中双方积极拼抢,有时会人仰马翻

发展之路双轨并行

李会斌认为,建立“学生军”梯队是一种探索,也是可行的人才培养模式,“梯队的孩子们如果有意愿,未来可以通过选拔进入北京的专业队。即便没有进入专业队,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上大学,或者从事其他工作,只要竞技水平达到要求,未来依然可以代表北京站在这个赛场上。”

李会斌认为,“学生军”未必打不好球,“竞技能力可能会跟专业队有差距,但冰球对头脑、情商等要求也很高,最后能走多远取决于综合素质。如果天分比较好,一样可以有长远的发展。”据他介绍,获得本次全锦赛男子A组季军的北京队,就是由“留学生”和专业队球员共同组成的,“小伙子们相互取长补短,两种模式不是非此即彼的。”

不过,李会斌也承认,繁重的学业势必对打球造成影响,“平时训练经常有人来不了,这次比赛也有好几个人因为学业无法参加。”在清华附中朝阳学校读高一的朱启彰则说,自己每周只能利用周末训练两次,一次在俱乐部,一次在北京队。他特别盼着上大学后,学习不那么紧张,就可以多一点时间打球了。

眼下,朱启彰则希望尽量保持状态,能代表中国队参加一次U18世锦赛。至于未来,他很坚定地表示:自己不会进入专业队。“我还是想上大学,具体专业还没想好,但我未来想从事与冰球相关的工作。”他说,“虽然不打算当运动员,但我不想放下、也放不下冰球。”

本文作者:《北京日报》记者王笑笑

-END-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阅读 ()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36so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