暖意融融看社风(春节返乡看新风③)

  “育新人,便是要坚持树德树人、以文化人,扶植社会主义精神文明、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代价不美观,提高人民思想觉悟、德性水准、文明素养,培养可以或许承继民族中兴大任的时代新人。”

  ——习近平 

  

  一碗面

  有温情

  本报记者 巨云鹏

  “大家都走了,你们怎么不回家?”

  春节放假,南都城西陌头,长虹路上,路边吊挂的大红灯笼下,大小店铺多已上锁,一家小面馆还在营业。

  男店东张健在厨房忙活,煮沸的大锅里,面汤翻腾,热气升腾;老板娘李宝燕打下手,趁便整理打包,十几个外卖餐盒依次排得齐整。

  “店租不克己,趁着外卖生意好,多做几天,冲冲业绩。”讲起心里的小算盘,店东小张却是坦然,手里也没闲着,调汤底、下面条、添浇头、撒葱花,连成一气,举手投足透着麻利劲儿。

  人在锅边转了两转,一碗牛肉面已经端上了桌,汤头深红、葱花青翠,尚有几十粒黄豆围成了个圈,“辣油不够只管放,自家炒的,香。”

  一家人从安徽芜湖来,为了挣钱过上好糊口,到南京开起这家面馆。不到一年多,非但在这条尽是餐饮店铺的街上站住了脚,面馆还开出了几分名气,除了口味好、分量足,靠的照旧不怕苦。

  小张说,周围小店都关门,恰恰是面馆的好商机,一天能卖出近100碗。十几平方米的小屋,两小我私家忙得团团转,节日的落拓空气里,可贵的繁忙景物。

  四周住民小区的老迈姐是熟客,风闻面馆这几天赚了钱,忙体贴:“过年都不回家,有没有给妻子孩子买新衣服?”

  小张还没开口,老板娘先接上了腔,“还没有呢,但他过生日,我但是买了礼物的!”大姐作势要攻讦,小张忙分说,“店里忙活,没空去逛街,之后必定得补上”,话锋一转,“大过年的,您怎么也来吃面了?”

  本来四周菜场里人太多,队太长,老迈姐先吃碗面垫垫肚子再去采买。

  老迈姐接着撮要求,“你媳妇儿每天早上7点来,晚上9点走,老从你们家过,我可都知道,对她欠好可不行。”老板娘忙又接了腔,“他起得比我更早,都是让我多睡会儿”,小张固然没措辞,蒸汽里,脸上隐约有朵花。

  天冷吃得快,三下五除二,记者碗里的面条见了底,“加份面几何钱?”

  “一块钱,这就下锅。”

  一个外卖小哥裹着冬风推门进来,拿着手机,核对单号,嘴里还念叨:“牛肉的两碗,肥肠的一份,加卤蛋的不加青菜……”小哥也没回家,骑个电瓶车,满城西转悠,脸上冻得红扑扑,可送出的订单真不少。

  “没问题,走了。”外卖小哥拎起几份面条就要出门。

  老板娘问,“大冷天的,喝口热水再去送吧?”小哥摆摆手,径直出去,油门一踩不见了踪影。“大过年的,外卖小哥比我们还忙,一天接续。”老板娘也怪心疼。

  可不是,为了格斗出个夸姣糊口,大家都铆着劲儿干,不怕苦、不怕累,是咱中国老百姓的实质。

  面条煮好送过来,倒进汤里。小张有点欠盛情思,“面条不够,点单的时候说多点面就行,一次煮熟的,不用另加钱。”

  面条下肚,身上以为真和顺。

  连续地,又有几个外卖小哥进收支出,打包好的面条都有了主。

  轻微闲下点,伉俪俩给本身也弄了点吃的。老迈姐早已吃完,人也不走,接着谈天,“今年有啥筹算不?”

  小张说,踏结壮实开好店,要是生意更好些,就再雇小我私家,“她白日在店里,晚上教孩子,有点辛劳。”

  老板娘不措辞,捧着碗,斥责责噜斥责责噜喝面汤,“汤太热,熏到眼睛了。”

  记者放下筷子,掏脱手机付账。小张摆摆手,“那一块钱就不要给草头神。”

  临出门,忽然想起,总书记说,“天道酬勤。勤劳勇敢的中国老百姓,日子必然会越过越红火!”

  

  这一跪

  胜令媛

  本报记者 范昊天

  春节前,记者的邮箱和微信连续收到一些读者的来信,供给了俭朴的线索后,都表达了一个愿望,“但愿人民日报写写‘跪爬哥’”。

  “跪爬哥”是谁?湖北黄石市的站务员,双膝双手着地,捐赠了一位白叟。产生了啥?怎么救的?春节回到黄石故乡,记者抉择到火车站找找这位“跪爬哥”。

  2月5日,大年月朔下午4点58分,一趟列车驶入黄石站。

  “我的位置是8号,请7号到1号的搭客往前面走,凭据标识有序上车。”走出车门,只见一名身材不高、体形微胖的站务员笔挺地站在月台上,正在专注地引导、指挥搭客。记者身边的领导指了指说,他便是“跪爬哥”张金海。

  记者眼前的张金海,人实在、话不久不多,但前段时间的那一跪,让这位51岁默默无闻的站务员火了。

  事发1月6日,当晚10点多,黄石站事恋人员接到搭客何跃先电话求助,83岁的母亲陆纪云突发腰椎骨折,躺在床上寸步难移,急需乘坐Z45次列车去杭州做手术,而今救护车正在赶往黄石站的路上,哀求车站给以辅佐。

  车站事恋人员赶紧做好捐赠预备,并在“绿色通道”门口等待。

  晚11点20分,搭载伤者的救护车达到黄石站,事恋人员协助家眷把躺在担架上的白叟抬下救护车,送到一站台7号车厢处等待列车。

  晚11点48分,列车抵达站台。担架太宽,进不去列车门,大家一起将白叟从担架上抬下,轻轻地放到毛毯上,事恋人员和家眷各自牵着毛毯的4个角,把白叟抬进车门。

  好不等闲进了车,大伙儿又犯了难:火车门口的空间十分狭小,将白叟转过身来抬入车厢仍好不容易。白叟身体重,躺在毛毯上,临近高中央低,只管大家都用手托着白叟的身体,但她的腰部仍没有放平,“老太太疼得脸都扭曲了”,张金海看得心疼。

  情急之下,张金海二话没说,双膝双手着地,哈腰跪在毛毯下,用宽厚的背撑起毛毯,驮起毯子上的白叟。

  为制止波动,张金海尽力让肩和腰贯串毗连在同一高度,只要白叟稍一喊疼,他赶紧停下,调解身姿,使背部只管即便放平。

  张金海体形胖,满脸憋得通红,气喘吁吁。其他人也在临近托着,灌注贯注白叟从张金海背上滑落。从车厢门口到白叟的14号铺,短短十几米的间隔,张金海硬是驮着白叟爬了5分钟。

  达到14号铺位后,大家一起将白叟轻轻托举到铺上休息。此时,张金海已是大汗淋漓。

  越日一早,列车达到杭州,白叟很快被送到病院,顺利实施了微创手术,规复环境精采,一周后便出了院。

  春节走亲探友,何跃先逢人就点赞那位“头发斑白、胸口别着党徽的老同志”,“张金海同志用身体做担架,驮起我体重有120多斤的母亲,实在是令人打动,长生难忘。”

  得知记者是特地来写“跪爬哥”的,张金海有点欠盛情思:“其时想着救人要紧,看到白叟那么疾苦,没想那么多就跪下了,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,我这一跪,救了人,值!”

  张金海老诚地一笑,又拿起对讲机,望向铁路的远方,预备迎接下一趟即将到站的列车……

  

  制图:郭 祥


  《 人民日报 》( 2019年02月09日 04 版)

(责编:冯粒、袁勃)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36so.com